豆蔻不禁年华,萤火旧文

夜风很急,吹散了满天星星,月亮恍如被禁锢进晦暗的笼子,光彩顿失。

豆蔻不禁年华

1

继木就读的学校在海滨城市,那里有继木心里期盼已久的蓝天澈海。9月,海水依然是热的。傍晚的沙滩,人群熙熙攘攘。赤脚走在上面,有温软的质感。继木觉得,那里的天空都是新鲜的。

她是个乖孩子,至少到目前为止,见过继木的人都那么觉得。长发飘飘,清清秀秀,乖巧地穿一件短袖连衣裙,肤如凝脂,两道三分之二眉轻轻挑起,斜飞入鬓角, 常常是素描里邻家女孩的姿态。她也的确很乖,从小到大,听话,用心上课,考试。家里说,英语专业吃香。她就按他们的想法填了英语专业。离开家的时候,母亲 哭了。她转过头,咬着嘴唇跳上火车,做得分外坚强。人们一直以为,那么娇弱的女孩子第一次远离家长的羽翼一定会哭泣。可是继木没有。

校园里的氛围非常好,继木开始喜欢这个新环境。她是许多男生眼里的乖乖女。

最主要的是,她不吵闹,不嘻哈,不叛逆,温顺如同波丝猫。

2

10月28日,继木不明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日子里特别哀伤。一个人在海边枯坐时,涩涩的眼泪滴落下来。天空依旧晴朗,秋高气爽。

一张纸巾递过来。继木抬眼,那个黑黑的男生,以一个救世主一样的状态出现。

“谁欺负你,你尽管告诉我。我去揍他。”

他说。这个有暴力倾向的男生就是宋城千。

继木不言语,接过纸巾继续流泪。

“你,你怎么了?不要哭呀。”宋城千的豪爽无处可施,有点尴尬地说,“你们女孩子就跟林黛玉似的。”

“我只是,想哭。就是想哭。”

外表的粗憾在继木面前显得无能为力,宋城千内心的柔软被开启。他依傍着她坐下来,手犹豫着拍在她的背上,生涩的姿势,不敢用力,仿佛拍打的是一块白玉豆腐。

宋城千喜欢继木,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不然,他也不会有幸瞅见继木躲开人群的哭泣。他忽然觉得,继木是个那么需要照顾的孩子。而他,作为一个男生,绝对有义务担起这份责任。

那个时候,天很蓝,云很白,宋城千很天真。

3

宋城千送了本书给继木,《夏洛的网》,一本继木喜欢到无以复加的童话。

他觉得别扭,送书时,手放在身后,脸上有羞怯的表情。

一个大男孩,外强中干。继木在心里想,她没开口,静默着等待宋城千的礼物。

宋城千憋了许久,仍然是什么话都没说,把书往继木手里一塞。送书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修养。这是宋城千的死党嵇昂扬给出谋划策的。为此,宋城千损失了一顿麦当劳。

继木瞥了下书名,顿时喜上眉梢:“呀,这本书,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宋城千心花怒放。这是他买通继木同寝室的阿蓝才换得的成果。

总而言之,宋城千为了博继木的好感,已经倾尽所有了。

这是一本关于一只蜘蛛夏洛救了一头将在圣诞节被宰杀的大猪威伯的故事。故事纯真美好到无以复加。而宋城千送这书的心情,明净单纯到彻底。

他说:“继木,我喜欢你。”

阳光洋洋洒洒,继木抬起眼睛,因了阳光的缘故,眉头微蹙。宋城千看到她的睫毛变成了金色。

她问:“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我喜欢你。”

“大声一点。”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宋城千重复三遍,一遍比一遍大声。

继木笑了,眼角闪过泪光。原来,听自己喜欢的人说喜欢自己时,内心竟可以如此欢喜。

4

继木和宋城千恋爱。

整个校园都沸腾,男生妒忌,女生妒忌。继木和宋城千却旁若无人,在校园里招摇。那时,他们的恋情是最美丽的风景线。

冬天的季节,继木心里却盛开着玫瑰,娇艳。她一直,是个等爱的女子。她心髓深处隐匿着最强最烈的渴望,对爱情。只是,她从来不动声色罢了。

宋城千笨拙地拥抱她。继木心底的温暖蔓延开。如果这样,能够死在一个人的怀抱里,那也是种幸福。宋城千捂了她的嘴:“我不许,你说死。我们要开开心心过一辈子。”

圣诞节,天空阴沉。宋城千借了辆单车,顶着凛冽的寒风在青年路上逆风而行。

继木还赖在床上,阿蓝一把将她拽起来:“继木,今天晚上有个假面舞会,一起去吗?”

继木往宋城千寝室拨了个电话,接电话的人说宋城千一大早就出去了。继木搁掉听筒,顺手开窗,风灌进来,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她答应下,跟阿蓝去假面舞会。

宋城千推着车刚进校门,就遇见继木。他用冻得通红的手递了盒包装精美的礼物给继木。

“你一大早出门,就是为了买这礼物。”继木试探地问。

“是呀。”宋城千一脸真诚地说,“今天是我们恋爱第21天,我买了21支焰火,晚上我们去海边放焰火好么?”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答应阿蓝,参加系里的假面舞会了。”

宋城千失落万分,独自闷在寝室里。他的一番苦心被继木忽略掉了,他拒绝自己系里的活动,也拒绝了其他系里的邀请。三点多的时候开始睡觉。迷迷糊糊间,电话铃骤然大作。宋城千扯过被子蒙住头,谁知,铃声倔强不屈,响了一遍又一遍,宋城千一跃而起,抓过电话。

“403寝室的人都出去逍遥了。”

是嵇昂扬。他让宋城千去英语系的假面舞会。

宋城千到的时候,嵇昂扬正在门口等着,他把一只漂亮王子的面具递给他,然后诡异地笑笑。

一只火红的狐狸向他走来,一身鲜艳的红色。她的手搭上宋城千的肩膀,将他引向舞池中心。他们的舞步格外协调。宋城千俯在她耳边:“继木,是你吗?”

继木的手指滑过宋城千的脖子。宋城千感到如冰丝般的凉。他紧紧搂住她,他知晓,只有继木,才有如此冰凉的手。第一次牵她手时,宋城千说:“继木,你的手指 怎么冰凉。”第二天,宋城千再次牵起继木的手:“继木,你大概贫血。”此后,宋城千约继木吃饭,每次都会点猪肝汤。他说那东西补血。

离开圣诞假面舞会,一身鲜红的狐狸拉着宋城千跑上艺术楼楼顶,一起放那21支焰火。

继木说:“正巧,过了新年,我们都21岁了。”

21岁,比焰火璀璨的年龄。而每一场新鲜恋爱的开始,都是充满激情与幸福的。

5

校园里的生活是简单的,没有节日的时候,除了上课,玩转的,也就只有结伴出去压马路。宋城千会拖上嵇昂扬,继木则拖上阿蓝。

他们会在街头买珍珠奶茶。继木只喜欢喝一家,那儿的奶茶喝得出茶味又不过分甜。

元旦,四个人商量着去吃火锅。宋城千要了鸳鸯锅底,以及四瓶啤酒。冷冷的液体,和着火锅的热气,感觉特爽。宋城千涮了大堆羊肉,细细蘸了海鲜酱放到继木碗里。

继木一愣:“我不吃羊肉的。”说着,她把那堆羊肉放到阿蓝碗里,“阿蓝喜欢吃。”

宋城千心里泛起失落。这可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子那么细心地做事。他觉得继木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禁不住有些懊恼。

嵇昂扬把菠菜推到继木面前:“嘿,你的菠菜。”

继木拖长了音调:“谢谢。我的草。”

继木喜欢将绿色蔬菜都叫成草。她说自己是食草动物。这一点,嵇昂扬比宋城千更了解。

嵇昂扬和继木来自同一座城市,继木恋爱前,和嵇昂扬就常来常往。两个人是老乡的身份,双休日一起搭伙吃饭,能够节省不少开支。那个时候,嵇昂扬就偷偷记住了继木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吃海鲜会过敏等等。

可以那么说,嵇昂扬是喜欢继木的。

只是,继木始终心无二想,将他当作哥哥而已。

6

大三的暑假即将来临,学校办晚会时,嵇昂扬在台上唱许志安的《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唱得尤其声情并茂,全校都体会出了其中的隐情,惟独继木没有看见。当时宋城千正俯在继木耳边说:“看过这歌的mtv吗?我喜欢那里面的女孩,气质很好。清纯得冷雅。”

继木的心有点无缘由的失落。她知道,自己并不具备如此出天然而去雕琢的气质,继木尽管也清纯,却是清纯得可爱。

“我们学校里只有阿蓝能给人这样的感觉。”

这一句话,令继木的心沉至谷底,隐隐约约的。女人的心是敏感的,细如发丝的颤动也会如临大敌。

开始,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过程,往往悲喜交加。

宋城千提议离开学校之前,大家一起去海边聚会。7月初的天气,是泡在海里的好时光。

继木缠着要宋城千教她游泳,嵇昂扬凑在旁边指手划脚。对于自己喜欢的人,总是不可能袖手旁观。而在继木那一方,当一个人无足轻重另一个人的时候,一切都是徒劳。

游累了休息时,宋城千注意到,阿蓝还在海里。

继木买了宋城千喜欢喝的葡萄汁满心欢喜往回跑,却正见宋城千一个纵身跃进海里。她急吼吼问嵇昂扬怎么回事。嵇昂扬说:“我没太注意,大概阿蓝脚抽筋了。宋城千的反应可真快。”

继木手里的两灌果汁掉到地上。宋城千将阿蓝抱上岸,放在继木铺好的纱巾上,尔后蹲下身轻柔熟捻地替她揉着脚踝。继木恹恹地将果汁递给宋城千,他头也不抬,接过搁到一旁。

那动作,那场面,那架势,仿佛继木完全是置身事外的陌生人。而他们,俨然一对陷进爱河的情侣。

继木悄然退出。她觉得一切都是错误,来游泳更是错上加错。这个学期最末的聚会,不欢而散。

7

继木一直心存侥幸。然而整个暑假,宋城千的电话寥寥无几。倒是嵇昂扬,因住了同一城市的缘故,来往得熟络。继木总是跟随他出去。他们去的最多的是家陶吧。 嵇昂扬说:“陶瓷是泥土和火牢固结合的完美结晶。它们是最适合的。最适合的在一起,才能够塑造出最完满的幸福。而人的爱情也是一样,需要找最适合自己 的。”

继木一遍遍缄默。嵇昂扬只得跟着沉默。整个暑假,继木都在学习制陶,从拉制雏形,到修整定型。当她终于可以做出像模像样的整齐的花瓶时,她哭了。宋城千已经连着三个星期没来电话。

回校前一天,继木攥着嵇昂扬去星吧喝酒。灌下三瓶小百威后,继木开始混沌。她拉着嵇昂扬的衣襟:“你告诉我,如果那天脚抽筋的不是阿蓝,是我,一切会不会像今天一样糟糕?为什么我那天没有被淹死?”

嵇昂扬将她拖出星吧时,心里忽地酸涩不堪。他忍不住在继木粉红如桃花的面颊上偷偷吻了一下。一个人的欲罢不能与别人无关。

再次见到宋城千时,继木的目光落在宋城千身边的阿蓝身上。阿蓝有点忐忑,紧张地望望宋城千。宋城千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继木疲倦地摆摆手,侧转身,拖着箱子往寝室去。

许多话,不是真正需要说出口。彼此内心亮堂就足矣。

校园里对这变数有司空见惯的安静。继木的几个姐妹过来安慰,说着力不从心的话。阿蓝进来时都停住了嘴。继木主动上前,把一包家乡的特产递给她:“我记得去年我回来时,你说这特产好吃。今年我特意为你带了一包。”

阿蓝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继木捂住她的嘴:“朋友一场,什么都别说了。我了解。”

第二天,继木找到寝室管理员,要求换寝室。她不可能面对过去或者将来都无动于衷,她还没修炼到如此百毒不侵的地步。

宋城千可以好聚好散或者再见亦是朋友,继木不行。过去的林林种种,于宋城千,可以是美好的回忆。于继木,却只能是不堪回首的刻骨疼痛,毫无甜蜜可言。

8

不恋爱的日子,继木发奋学东西。毕业时,继木是证书最多的人,甚至连驾照、美容证都齐全。嵇昂扬打趣:“继木,你不用怕失业了哦。”

继木笑笑。她已经越来越少说话,表情淡然。

终于,她也和嵇昂扬分道扬镳了。这个冷静、内敛、追随她整个大学时代的男生,最终还是落空了爱情。

继木北上,在一家外资企业做得风生水起,不久便买房供车。但她独来独往,不苟言笑,渐渐获得冷美人的称号。继木对此一笑置之。偶尔,她会忆起宋城千。她能够有今天的成就,或许其中还有宋城千的功劳。

一切终究天注定。继木相信宿命。她也相信自己拥有一些时必然失去其他。

不多久,公司派继木去她曾经学习过的那个海滨城市谈一笔生意。数目不大,基本都已经谈妥,是老总特意放继木的假。

谈完生意,继木去海边走了走。海水依然,海阔天空的气氛。继木有些微伤感。回宾馆时,路过一家正在办展出的艺术馆。主题吸引了继木。

“我们的花样年华”。

继木无端地泪水汹涌。她以为,自己早已麻木于一种致命的伤害里,那就是当年同时失去了爱情与友情。而今,她却仍然会感动。

无论如何,曾经的,都是值得记取,不可重新来过,也是她天下无双的岁月。

继木拨下一个号码,是曾经阿蓝的。接电话的,却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说没有阿蓝这个人。继木拨了宋城千的号码,长久的等待,宋城千的声音再度响起,振颤着她的耳膜。

9

他们约在上岛见面。宋城千成熟了许多。继木笃定,小口啜着伯爵红茶,听宋城千讲述一些过程与结束的故事,以及目前的生活状态。时不时报以微笑,波澜不兴的姿态。

宋城千讲完了。两个人的空气有点凝滞。宋城千恍惚不已,透过袅袅的烟雾,他的目光躲闪开:“继木,你变了好多。越来越冷雅了。”

继木心底的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看来,你尤其偏爱这个词呀。”

宋城千尴尬地咳了一下。慢慢地,继木听到宋城千开始提到她和他的从前。有些温暖,有些争吵,有些甜蜜,他都细细描述,如同是在复述别人的故事。

继木忍不住,站起身:“我该走了,我要赶航班。”

宋城千的眼神里有点眷恋。继木明晰他的意思,却假装不知。扭过头,问宋城千可知道阿蓝的联系方式。

宋城千摇摇头,继而说:“但阿蓝好像有上我们的校友录,在搜狐。”

继木淡然一笑,挥手说再见。留给宋城千一优雅的背影。她心里知道,说再见,其实是不再见。

10

继木在搜狐找到自己的班级。她看到宋城千给她的留言,是那首《断点》的歌词。

“我吻过你的脸/你双手曾在我的双肩/感觉有那么甜/我那么依恋/每当我闭眼/我总是可以看见/失信的诺言全部都会实现/我吻过你的脸/你已经不在我的身边/我还是祝福你过得好一点/断开的感情线/我不要做断点/只想在睡前再听见你的蜜语甜言”

继木心里一疼。但她还是留言道:“所谓断点,就是断掉的,并且永远连不回去。把过去的,当作年少轻狂,这样我们都容易生活一些。”

清醇可人的人会有内在的激烈;而叛逆愤世的人也会有内在的软弱。继木清楚她的外在已经坚硬得颠扑不破,她也不会再束手就擒地去面对未知,更何况,她和宋城千之间横着一条疤痕。不碰还好,一碰,依然硌得人生疼。

继木给阿蓝传了小纸条,留下电话号码。

下线之后,她的泪水猛然在眼眶里膨胀。她感觉冷,就像跌入了北冰洋。推开窗,夜风很急,吹散了满天星星,月亮恍如被禁锢进晦暗的笼子,光彩顿失。

太多东西,一旦被擒获就惟有束手待毙,连逃命的能力都会丧失,因此绝不该触碰。就如一张庞大的蛛网,纵横交错的网路挟裹去落网生灵,而那只胜利者迅速张开血盆大口,用万劫不复的方式将猎物撕碎、嚼烂、吞咽、消化、吸收、排泄。

继木摊开手掌,爱情线上,有明显的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