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少年翩翩来,指尖花盛开

通过主人公的心酸和成长告诉大家,有梦想的女孩是最漂亮的。

少年翩翩来,指尖花盛开

第一章 有梦想,做梦都是甜的

周莉有一双灵巧的手,任谁见过她做的手工艺品都会夸赞。

人们都说手巧的人一定都聪明,可周莉的成绩并不好。当人人都在为高考而奋战的时候,她却正沉迷于编织,五颜六色的线在她的手中变换出各种形状,最后的成品总会让周遭的女生感叹。

“哇,好漂亮!”

没有什么比自己的作品受到别人的肯定更来得高兴,所以周莉根本没有管第几次模拟考试她又掉到了多少名。

没有人会在乎的。

高考这种事情,有的人视若人生中的头等大事,但对周莉这样的人来说,高考只不过是一场考试而已。

考完之后她就能拿到毕业证,然后就能出去打工挣钱。

妈妈老早就说过,甭管她成绩是好是坏,反正没给她准备上大学的钱,那些钱都是留给哥哥娶媳妇的,让她早点读完高中早点出去挣钱养家。

在他们家,女孩是没有权利要求太多的。

周莉没觉得有多大委屈,反正妈妈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再说上大学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很具吸引力的事情,早点毕业早点独立更好。

高考之后,周莉连成绩都没查就收拾好行李去了C市打工,在一家有名的连锁便利店里当收银员。

便利店在C市的大学城附近,周莉在那里租了一个小单间,又去批发市场批了很多漂亮的丝线和珠子。不用上班的时候就窝在单间里编手链编项链,做得够多了就去大学城的夜市里摆地摊。

大学城里的夜市很热闹,很多附近的居民都在那里摆地摊,有各色各样的小吃,有便宜又好看的服装,还有像周莉一样卖小饰品的。

因为周莉的饰品都是手工制作的,既漂亮又独一无二,很受女生的欢迎。甚至有些熟客还特意找她量身定做,因此她的生意在夜市上很好。

周莉觉得很开心,因为既可以做她喜欢的事情又可以赚到钱。每当夜市散了的时候,她都会在离她楼下最近的一家小吃摊点一碗酸辣粉。吃完就上楼,接下来就是她一天最开心的时刻――将揉得皱巴巴的钞票整理好,接着一张一张地数。

她老早就决定了,等赚够了钱就去开一家小店,专门卖她的手工艺品,而且迟早她要让全C市的女生都知道她的店。带着这样的梦想,周莉做梦都觉得是甜的。

第二章 制服诱惑

夏天即将结束的时候,大学城里迎来了一批新生,老生也陆陆续续回到学校,大学城比以往更显得热闹。

晚上,周莉照样在老位置摆摊,然后她遇到了陈子彦。

陈子彦不是第一个光顾她的男生,但却是周莉觉得最好看的男生。彼时陈子彦穿着迷彩服,一副刚结束完军训的样子。他在她的摊位前蹲下来,拿起一条紫色和一条黄色的手链问她:

“皮肤特别白的女孩戴哪条好看一些?”

周莉一抬头就不期然撞上那双含笑的眼睛。

陈子彦长得很英俊,浓黑如墨的眉毛,坚挺的鼻子,线条分明的嘴唇,这样的五官配上迷彩服,周莉不知怎的就想起言情小说里所说的制服诱惑。

直到陈子彦晃动着手中的手链再次询问她,周莉才回过神来帮他分析。

“皮肤白的女孩戴什么颜色都很好看呢。黄色的这条看起来温暖,紫色的这条给人感觉就很高贵很有气质。”

其实周莉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都是烧着的,好在是晚上,脸红什么的应该看不出来。

她一说完,陈子彦就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仿佛在想着某个女孩的样子自言自语道:“高贵气质?那就要紫色的这条好了。”

陈子彦结完账就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

那一天周莉早早地收了摊,陈子彦的面容在她脑海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她想,能被这样的男生喜欢着的女生一定幸福死了吧。

周莉知道,像陈子彦那样男神级别的人只适合在夜市偶遇,生活中想要与这样的他有交集,除非她长得貌若天仙让人过目不忘。

可即使这样看似为零的可能性竟然还是发生了。

周六下午,周莉在公交车上一眼就认出了陈子彦。这一次他穿着休闲装运动鞋,修长的手臂拉着公交车上的吊环,吸引了车上绝大部分人的目光。

周莉在人潮拥挤中渐渐被挤到他身边,忽然一个急刹车,猝不及防就撞到了他的怀里。周莉没来得及害羞,在公交车门打开的那一刹就扯着陈子彦的衣摆着急地说:“你的手机!刚刚被那人偷了!”

刚刚她在扶着陈子彦的腰站稳的时候,看见有一只手伸进了陈子彦的裤袋里。只一瞬间,那人就趁车门打开跳下去就飞快地跑走了。

当时周莉也不知哪来的勇气,跳下车子就去追。

身后的陈子彦也跟着跑上来,可是两个人都没能追得上。

周莉当时就说要报警,陈子彦制止了她。

“哎……算啦,报警……也找不回来了,一部手机而已。”

一部手机而已。周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许难过。

她这么拼命想要帮人家追回东西,可人家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呢。也对,像他这样的人家里应该不差钱吧,还害人家跟着跑这么远。周莉,你凭什么逞英雄?

“不过还是谢谢你啦!我叫陈子彦,你呢?”喘过气来的男生说。

“周莉。”周莉有些郁闷地回答。

“不过刚才你真的好勇猛,真看不出来你这么弱小的一个女生耐力这么好。对了,你的生意还好吗?”

“啊?”话题的神转换让周莉一时间不明所以,直到见到陈子彦那双含笑的眼睛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 没想到他还真的记得她呢。

心头的那一点点难受仿佛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渐渐抹去。

第三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后来陈子彦就成了周莉的常客,于是他们也就慢慢熟悉起来。有时周莉在收摊的时候碰见他,还会邀上他一起吃碗酸辣粉,那样的时刻让周莉觉得很幸福。

而每一次和他相遇,陈子彦总会从她的摊子上买走一样东西。他告诉她,他喜欢的女孩很喜欢她做的这些东西。她笑着回答,那就好。

她是真心实意希望陈子彦能追上自己喜欢的女孩的,毕竟这么好看又优秀的人不幸福就太没天理了。

至于她心里对陈子彦的那些小心思,每每冒出来就会被自己掐断。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周莉知道陈子彦是C大金融系的高才生,她是有些羡慕陈子彦的。当初大学对她没有吸引力是因为她觉得上了大学也没用,可是参加工作了以后她才知道,学历对于一个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便利店的收银员并不好做,尤其是值晚班的时候,一整晚守在店里又困又累却又不敢睡觉,因为新闻里24小时便利店遭遇打劫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难得有顾客上门还怕因为犯困找错钱,一旦出现错误所有的损失都得从自己的工资里扣。

周莉想过要换一份朝九晚五体面一点的工作,可是每每拿着履历表去应聘,在学历那一栏就直接被否定掉了。

最后一次面试失败之后,周莉把陈子彦叫到外面的烧烤摊吃夜宵。

吃着吃着,周莉对陈子彦说:“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呢,可以上这么好的大学,拿高额的奖学金,这些对我来说简直远在天边。”

陈子彦看着一身正装的周莉,又见她情绪如此低落,大致猜到她遭遇到了什么。

说着说着,周莉突然哭了起来:“他们说我又没有学历又没有经验,可是难道我不想有学历有经验吗?可是我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陈子彦见到一直给他坚强印象的周莉这样,也觉得很难受。

他知道周莉高中一毕业就出来工作了,虽然对她自力更生的能力表示钦佩,但同时也觉得可惜。同样是十九岁,别的女生在大学里都在谈论今年流行什么衣服,哪个牌子的化妆品好用,肆意地享受着青春,而她却要过早地为自己的生计而奔波。

于是陈子彦说:“其实你有没有想过重新考大学呢?”

重新考大学?她也想啊,只不过首先就过不了妈妈那一关吧。更何况就算让她考上了,她又哪里来的钱上大学呢?

周莉拿着筷子使劲地戳着碗里的鱼丸,陷入沉思。

第四章 她想站在离他更近一点的地方

对于陈子彦的建议,周莉回去以后躺在床上想了很久。

就算重新考大学,她又有什么资本呢?所以还是乖乖打工挣钱,先把钱存够了再说吧。

她把这样的想法告诉了陈子彦,陈子彦听了之后良久都没有出声。

周莉想,就算是陈子彦,面对她这样的状况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吧。

在那之后,陈子彦就更加频繁地光顾周莉的地摊了,有时候一买就是一把,这让周莉觉得很奇怪。

一开始周莉只是觉得陈子彦是个对自己喜欢的女孩极好的人,可时间一久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他说他喜欢的女孩喜欢她做的饰品,可是再怎么喜欢他也没有必要天天送吧。

就算再便宜的礼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这么送谁又能吃得消呢?

所以当陈子彦再次光顾周莉的生意时,周莉皱起眉头说:“如果我说得不对你不要怪我,究竟是什么人这么难追啊?再这样买下去你恐怕都要破产了吧?陈子彦你说实话,是不是你故意照顾我生意的啊!”

原本周莉只是想提醒陈子彦太虚荣的女生还是不要惯的好,却没想倒让她无心道破了陈子彦善意的谎言。

陈子彦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被你看出来啦?我是看你工作挺辛苦的,而且这东西也没多少钱。你不是说想存钱重新考大学吗,作为朋友应该无条件支持啊!再说我也想不到其他的方法帮你了。”

“那你买了我这么多东西都不是送人了?”

“没,都堆在我寝室里呢。有一部分让我寝室里的哥们拿去哄女孩了。”

眼前的这个男生羞赧而认真的表情触动了周莉心里的那根弦,她想到这么多天来和相处时的点点滴滴,他每一次从她的摊子上挑选手链时专注的神情,她向他诉苦时他感同身受时的叹息……似有什么长久以来不敢妄动的东西忽然汹涌澎湃,顷刻就攻破了她的堡垒。

周莉忽然生出了对大学的渴望。

她希望自己能够站到离陈子彦更近一点的地方,而不是一个只能在地摊上和他聊天的打工妹。

因为她喜欢上了他。

第五章 比起开小店来说更大的梦想

周莉在C市打工的第四个月,她突然决定辞职回家重新参加高考。

陈子彦听说之后对她这个决定举双手赞成,他说:“周莉,我觉得你不应该被埋没在夜市里,你那么聪明又努力,一定能考上的。”

周莉看着陈子彦眼里的鼓励,原本还忐忑不安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异常坚定。她没敢告诉他,她之所以敢做出这个决定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他。

周莉回到家之后,将这几个月打工的钱和夜市上赚的钱全部交给了父母,她向他们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她要去复读。

妈妈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她还是那句话,家里没有多余的闲钱供她上大学。

周莉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她泪流满面地保证,她会自己赚钱上大学,不花家里一分钱,

坐在凳子上长久沉默的爸爸忽然叹了口气,他将周莉交给他们的打工赚的钱还给她,说:“这个就当你的学费吧。”

周莉终于如愿以偿地进了复读学校。

那时已是10月,比起同班同学来说,她已经错过了四个月。再加上她的底子并不好,因此只能比别人更努力。

周莉开始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得过且过,青春期里最值得自己去拼搏的一件事被她无视,而现在她又重新将它拾起来,恨不得一天能有48小时。语文和文科综合好说,周莉的记忆力还不赖,最令她痛苦的就是数学和英语,除了一遍一遍地背公式和单词,她没有别的方法。

尤其是第一次模拟考下来,周莉觉得C大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是一想到陈子彦鼓励她的那些话,那些想要放弃的念头压根就不敢冒出来了。

陈子彦对于周莉来说,是个比起开小店来说更大的梦想。

事实证明,周莉的努力没有白费。

再次一脚踏进大学城的时候,周莉已不是当初那个地摊妹了,她手里拿着C大的录取通知书,斗志昂扬地迈进了C大的校门。

可是再见到陈子彦时,他的身边多了一个沈音。

周莉约了陈子彦在他们常吃的那家酸辣粉店见面,她满心欢喜地期待着和他的重逢,却在看到他和另一个女孩缓缓走过来时僵了笑容。

周莉盯着沈音手腕上的紫色手链发呆,仿佛有个大提琴般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萦绕――

“皮肤特别白的女孩戴哪条好看一些?”

不是说他买她那么多的手链都没有送出去吗?不是说他是为了帮她才每天都光顾她的摊子的吗?不是说要在C大等她的吗?

那为什么这个女孩手上的这一抹紫色竟然这般刺眼?

往后陈子彦的恭喜周莉都没有心思再听,直到酸辣粉端上来,周莉猛地吃了一大口后才借口辣椒放多了拼命拿纸巾擦着眼睛。

豆大的眼泪将薄薄的纸巾浸湿,内心的苦涩无处诉说。

偏陈子彦还笑话她说:“吃这么急干什么,又没人抢你的。”

沈音在他身旁温柔地笑道:“是饿了吧。”

第六章 这味道真的酸得让她难以忍受

上了大学之后,周莉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只是多了上课,下课和大学室友。

其余的时间,周莉都用来做了兼职。

陈子彦给周莉介绍了一份兼职,就在学校的勤工俭学中心办公室整理档案。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坐在办公桌前整理资料,做做表格就行了,不必连续好几个小时站着,待遇还很好。更主要的是还有利于她申请助学贷款。如果说非要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大概就是那些电脑软件的使用了。

但周莉有个好老师,陈子彦一有空就会教她,他教得认真,她学得也认真。

周莉是个好学生,用不了多久那些电脑软件她就能运用自如了,办公室的工作也做得井然有序,就连勤工俭学中心的老师都夸赞她。

可是周莉并不希望陈子彦就此对她撒手不管了,所以一有什么小问题,她都会抓着陈子彦研究个明白。

他不知道,她只是为了能够争取到更多和他相处的时间而已。

有一次陈子彦帮周莉解决掉一点小麻烦之后,周莉笑着对陈子彦说:“你帮了我这么多,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陈子彦难得地跟她开玩笑:“不如以身相许呗!”

周莉正听得心突突跳个不停,沈音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谁要以身相许?”声音里带着嗔怪和撒娇的味道。

避风塘里,陈子彦起身去上厕所。

他刚走,沈音就向周莉抱怨:“我觉得最近好像总是有人缠着子彦,他连陪我的时间都没有。”

周莉的心忽然乱了节奏,紧接着又听见沈音说:“周莉有时候我真羡慕你呢?”

羡慕她?周莉心里一阵苦涩,是她羡慕沈音才对吧?沈音长得这么好,就跟杂志上那些时髦又漂亮的平面模特一样,这样的女神和陈子彦站在一起,才是所谓的官配。

“你有什么事情,子彦总是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虽然明知道你们是好朋友不会有什么,但是见他对你的事这么上心,总是让我觉得嫉妒。可我这个人就是爱吃醋啦!不过你也是女孩,你应该能体会我的心情吧,谁不想独占一个人的心呢?”

周莉不是傻子,沈音的话里话外,都是希望她不要和陈子彦太接近。

她很介意他们之间的关系,至少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所谓。

周莉猛地吸了一口手里的柠檬茶,发觉这味道真的酸得让她难以忍受。

第七章 多了一条逾越不过的银河

大二的暑假快来临的时候,有家专门做编织的外贸公司在C大招收暑期工,陈子彦得到消息后就第一时间告诉了周莉。

“你的手工不是做得很好吗?这家公司规模挺大的,待遇又好,现在进去实习说不定以后就能成为正式员工呢。

“我暑期会去S市实习,刚好这家公司也在S市,到时候说不定我们还能在S市一起玩。”

周莉被陈子彦说得很心动。

她一直很喜欢做手工,从前一直有个开小店专门卖自己的手工艺品的梦想,遇到陈子彦之后就被搁浅了。可是现在这个想法又突然闪闪发光起来。

那么先还是得赚更多更多的钱吧。

还记得她重新准备高考的那些日子里,最痛苦的一次就是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可是数学成绩一出来还是让她感觉到绝望,那天晚上她独自一人躲在女厕所里哭,哭着哭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链。

那是她上车前陈子彦从车窗外递过来的。

当时她盯着手里这条自己做的手链,不明白陈子彦是什么意思。

陈子彦仰着头告诉她:“沮丧的时候不妨想想自己的梦想。”

车子要启动的时候,周莉很想大声告诉陈子彦她喜欢他。

可惜她始终都没有开口的勇气。

车子开走的时候,陈子彦在她身后大声说:“周莉!加油!我在C大等你!”

当时她心花怒放地以为这就是陈子彦给她的承诺,所以沮丧的时候她总会将手链拿出来一遍又一遍地看。

她设想了很多种未来,以后她会有大学文凭,会赚到更多的钱,会有一家属于自己的手工艺品店,每一种未来都有陈子彦的参与。

她会和他幸福地生活下去。

可惜这些美好都在她看见沈音的时候变成了泡沫,被阳光蒸发。   她和他之间,虽然只是多了一个人,却像是多了一条逾越不过的银河。

周莉开始忙于准备外贸公司的面试。面试里有一项是英语口语的考核,毕竟是外企,对英语的要求只会高不会低。

周莉大一的时候英语就过了四六级,可惜无论她的笔试水平有多高,她的口语不标准却是事实,所以那阵子她疯狂地练习口语,几乎将参加高考的劲头都拿了出来。

这是陈子彦带给她的希望,她不想让他失望。

公司来校招聘的那一天,周莉特意租了一套正装将自己收拾妥当。

应聘分为笔试和面试,周莉和其他学生坐在偌大的学术报告厅的时候,看见了同样一袭正装的沈音。

和周莉古板正统的着装不同,沈音的西装时髦又靓丽,周莉还在疑惑怎么她也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开考的铃声响了起来。

沈音踱步到周莉的面前,俏皮地朝她眨了眨眼睛:“考试加油哦!”

原来她是学校派来辅助外贸公司招聘的监考员。

周莉对她笑了笑,开始全神贯注地做题。

笔试的题目并不难,周莉做得很顺畅。轮到面试的时候,虽然她很紧张,但还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一出了学术报告厅,陈子彦便笑着问她:“怎么样?有把握吗?”

沈音挽着陈子彦的手臂对周莉说:“一定没有问题的啦!”

周莉抬起头对着他们一笑:“我反正是尽力了,就看天公作不作美咯。”

轻松的语调赢得两人开怀的笑容,周莉觉得这笑容甚是刺眼,找了个借口就匆匆离开了。

第八章 一开始就得不到的,何必妄动心思

面试的结果在相当炎热的一天公布在学术报告厅前面的黑板上。

那天门口挤满了人,陈子彦拉着周莉去看结果的时候,压根就挤不进去。

恰逢沈音从学术报告厅出来,陈子彦扯着周莉就上前询问。

“沈音,你叔叔是这家公司的人事经理吧?怎么样,你手里有没有名单?”

周莉这才知道,原来沈音还有这层关系,怪不得陈子彦会第一时间得到招聘的消息。忽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周莉殷切地看着沈音,即使沈音再怎么不喜欢她,此时此刻她也希望能从沈音的嘴里听到好消息。

可是沈音的表情很奇怪,她有些于心不忍地对陈子彦说:“子彦,这家公司进去不了还有其他机会不是吗?周莉才大二呢,兼职的机会多的是。”

像是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周莉悬着的一颗心跌落到谷底。

是呢,机会还很多呢。

可是这次的面试对于周莉来说不仅仅是一次兼职机会,它的失败意味着陈子彦只会离她越来越远。

陈子彦的S市她去不了,她不断想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却不断失败。

陈子彦忙安慰她:“是啊,周莉,你才大二呢,好的公司还很多。”

周莉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没关系的,大不了暑假多打几份工好了。”

“可是你的脸色不太好。”沈音关切地说。

“大概是天太热了。”周莉回答。

周莉没能通过面试,但她还是找到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兼职。

为了能够多挣点钱,周莉重操旧业,又回到了夜市继续摆摊。

这几年卖手工编织品的地摊越来越多,周莉的生意远不如从前那么好,她只能想方设法地弄出更多更新颖的物件出来,好维持收入。

这么一忙起来,周莉便累倒了。

那天她收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在意识尚未完全丧失的时候,她拨打了陈子彦的号码,之后就一头栽在了地上。

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医院病房里,恍惚间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争吵,是沈音和陈子彦的声音。

“周莉周莉周莉,你满脑子都是她!陈子彦,你到底是喜欢她还是喜欢我!”

“沈音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她都已经病倒了!”

“别给自己找借口行不行!哪一次她有事你不是火急火燎地赶过去帮忙?陈子彦,我今天就要你一句话,选她还是选我!”

“够了!沈音,如果不是你故意把周莉的笔试试卷弄丢了她用得着这么辛苦地打这么多份工吗?周莉已经够可怜的了,你还在这里无理取闹!”

“我这么做还不是因为你对她太好了!”

周莉的脑袋嗡嗡作响,长久以来不敢妄自揣测的原因被点破,她想要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口水冷静下来,却不小心将杯子掉到地上打碎了。

陈子彦闻声进来,却在看到周莉泪流满面的时候不知该如何开口。

周莉挣扎着想要起来,陈子彦赶紧过来制止,他看着一脸憔悴的周莉有些心疼地说:“医生说你是过度劳累,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想要喝水让我来倒。”

周莉重新躺好,两人都沉默着,房间里静谧得可怕。

“对不起。”终于还是陈子彦先开了口,“我知道沈音是很过分,可是她的本心并不坏,她只不过是误会了我们俩的关系才会一时冲动,你别怪她。”

周莉将头偏过去,原本她还抱着一丝希望想要问问陈子彦。

你,究竟有没有哪怕一点点喜欢我?

可是现在都不必问了,陈子彦如此维护沈音,他又怎么会喜欢上自己呢?

周莉啊周莉,从来都只是你一厢情愿地把他当成自己的梦想,可梦想终归只会是梦想,一开始就得不到的,何必妄动心思?

周莉翻了个身,泪水就顺着脸庞一直流进衣服里,让她觉得冰冷而又彷徨。

第九章 她的未来终于不会再有他

周莉出院以后,就再也没有主动见过陈子彦。

这个曾经是周莉所有梦想的人,终于被现实挤出了脑海。

周莉就这么忙学业忙兼职忙到毕业,毕业的时候,加上自己所得的奖学金,总算还清了所欠的学费。

毕业之后,周莉留在了C市,在一家规模并不是那么大的外贸进出口公司上班。同样是做编织的,只不过是做高级手工包包出口到国外。

周莉凭着娴熟的业务知识和出色的谈判能力很快受到了公司的提拔。

日子似乎变得好了起来。

有了男朋友之后,周莉偶尔也会带他一起去逛大学城的夜市。

男朋友叫林佳杰,和周莉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是她的主管,也是寒门学子出身,既努力又上进,周莉的父母看了都很满意。

路过周莉常摆摊的那个地段,她挽着林佳杰的胳膊对他说:“想当初我在这里摆地摊的时候,生意很好呢。”

也发生过很多故事。

关于陈子彦的事情,周莉没有对林佳杰说,反正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自己存档就好,就不必再拿出来纷扰别人了。

倒是关于开小店的事,周莉跟林家杰提过。此时此刻路过夜市,周莉感概般地回忆:“当年我可是放了话的,要让全C市的女生都知道我的店。”

周莉闪着亮晶晶的眼睛,一如当年刚来C市时的样子。

林佳杰说:“那有什么难的,现在我们就开始准备,要不了几年你的梦想就会成真的。”

他紧握她的手,掌心传来的温度真实而又温暖。

周莉仿佛能看到未来她的小店门庭若市的样子,而那个时候的她依偎在林佳杰的怀里,感受着无与伦比的幸福。

虽然说这样的设想里都不再有陈子彦,但谁又能说这不是美好的未来呢?